欢迎您访问我们的官网!

E-Mail:weijulaw@weijulaw

上海伟聚律师事务所SHANGHAI WEIJU LAW FIRM

伟聚原创伟聚律师事务所的每一位律师树立法律职业规范形象

伟聚原创

拿起法律的武器,对“虐童”说不!

发布时间:2017-11-29     浏览次数:(次)

拿起法律的武器,对“虐童”说不!


blob.png

近日,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不断发酵,我在事件爆出的当晚便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情况。在痛心斥责的同时,大家也将目光集中在该事件后续的责任追究和解决办法。有网友说“法律离我们太远,拳头离我们很近”,但在我们表达愤怒之后,了解一些相关法律常识,更加理性的看待此事,让相关人员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也是新时代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应有之道。今天我就借此事件谈谈与此有关的法律问题。

blob.png


几年前这张照片反映的事件大家是否还记得?照片上,在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年轻女教师揪住小男孩的两只耳朵猛向上提,小男孩被提起双脚离地,张着嘴巴哇哇大哭。这件事在当时也是引起了社会舆论的轩然大波,但最后的结果却令大多数人失望至极:照片里的女教师颜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但最终由于未达该罪“情节恶劣”的追诉标准,检察机关最终顶出社会舆论的压力,对颜某以不构成犯罪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此后,虐童事件便频频被曝出。这件事的结果暴露出立法滞后及空白对调节社会关系和人们行为的消极影响。

为了能通过刑事立法层面有效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2015年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新增设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


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第一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对于此次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笔者认为侦查机关可适用刑法修正案(九)的相关条文以此罪名对相关施虐者立案侦查,但最终施虐者是否构成此罪,是否能够以此罪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还是要评判行为人客观方面的行为是否达到“情节恶劣”的标准。虽然目前暂时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及刑事立案标准作参考,但笔者认为可根据其他相似罪名的解释作参照适用。

《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中有针对刑九出台前关于“虐待罪”情节恶劣的解释:“根据司法实践,具有虐待持续时间较长、次数较多;虐待手段残忍;虐待造成被害人轻微伤或者患较严重疾病;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哺乳期妇女、重病患者实施较为严重的虐待行为等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虐待“情节恶劣”,应当依法以虐待罪定罪处罚。”该意见反映出针对未成年人的虐待行为,不以造成轻微伤为适用前提。笔者建议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可以参考该意见中对于虐待罪“情节恶劣”的认定标准。

事实上,包括发生在幼儿园里的虐童行为在内,该罪的客观行为通常表现为殴打或者体罚等,行为性质显然也符合故意伤害犯罪。因此,如果造成被监护、看护的人轻伤以上后果的,应根据刑法修正案(九)关于“有第一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根据该事件最新进展,携程亲子园三人已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被刑拘。

blob.png

  对于受害的孩子及家长们来说,除了让相关施虐者受到应有的刑事惩罚外,被害人是否能得到民事上的赔偿也是另一件我们需要关心的事情。

《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八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侵权责任法对此设置了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严格责任,即只要受监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相关机构即使无过错但不能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相关机构亦要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如果老师的行为对孩子造成来伤害,那么作为幼儿园(或法律规定中的其他教育机构)也毫无疑问应当对老师的职务侵害行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孩子的家长有权主张两类损失。一类是因侵害孩子的身体权 、健康权造成的利益损失,实践中一般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及必要的营养和住院伙食费,这些都需要有相应的医疗单位的证明和票据以佐证;还有一类是因侵犯人格尊严和精神伤害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但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相关规定:只有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才予以支持,对于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此,对于是否能够得到相应的精神损害赔偿,赔偿数额能被法院支持多少,应要结合侵权行为人的过错程度、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多种因素来考虑。现实中对于家长们来讲,举证将成为不小的难题。

实际上在此次事件中,不论是“好心办了坏事”的携程公司(这一点建立在携程并未参与该机构的管理,对其未有任何的监督管理职责的前提之上)、还是疏于监管的幼儿托管机构本身、抑或是如今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上海妇联,面对既成的事实,采取的态度不应该是比“谁甩锅更快”,而应该是以解决问题的态度直面此事,给孩子的家长们以及社会一个交代。而对于出现在此次事件中的那几位施虐者,对于他们来说或许除了承担法律责任,更应该接受的是心理治疗才对。


下一篇:当心!“借名买房”可能无效!
上一篇:已经第一篇